高三文科生 金牛 现居杭州

C

Y那几天和女朋友在J市旅游,晚饭之后就回了宾馆休息。

十点的时候qq上收到一条消息,是Y的初恋Z,她说她也在J市,等会来看看他。Y很奇怪,和初恋分手之后已经有一年没见了,为什么今天突然要见他,而且是在这个陌生的地方。

Y看了一眼躺在床边玩手机的女朋友,琢磨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但还是算了,虽然她的性格他了解,不会在意,但是男人总是想有点自己秘密。

十二点。Z还没有来,Y有点困乏了,看了一下女朋友,她应该睡着了。手上……从她手中拿出手机,不经意划醒了屏幕,有一条未读消息。

拇指悬停在屏幕上,好奇心促使他点开

“算了” 没必要监视她每一条短信吧。


两点。qq的消息声响起。 Y被惊醒,急忙摸到手机,点开,果然是Z的消息。

我到了。

Y心头一跳  终于来了!

这么晚了是谁啊?  女人睁开眼

一个朋友来找我。

啊?几点了。。我好困继续睡了!你小心点

Y 起身 默默念道  一个朋友。


打开门,长廊的灯很昏暗 近乎黑暗,空无一人。这个时间出来还是很怕的,Y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声这不靠谱的灯光,但也记不得开关在哪里,只能快步向前。

尽头处,灯下身影。

橘色灯光

你怎么来了?Y快步向前 盯着z

好久不见了,z刘海留的很长,遮住了大半边脸。

灯光层层打薄了z的身影,只是这一会的沉默,Y就突然觉得心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为没看到她的眼睛。

z终于抬头  迎着目光第一个的是笑容。嘴角勾起 一如当年弧度,只不过,这脸蛋没有以前那样红润了。

“想来啊所以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Y走了神,再反映过来时手突然抓住z的肩膀“你怎么这般瘦了?”z轻轻推开他的手  “最近挺好的 ,只是有些累了 你呢”

明知道她在撒谎,y还是忍住没有说,只是心疼。自在灯光下看到她的第一眼,还有很多很多疑惑。

……

“陪我下去吧”闲扯了一些近况后z说。

“恩” 

y摁了下行按钮,这里是八楼  等了一会,电梯缓缓从一楼上来了。y盯着电梯门,7-8楼的时间仿佛比前7楼的时间都要长,这时候他也不知道说什么话,两个人就这么看着电梯上来。太安静了,传送带的声音豁然可闻。

终于门开了,y不知为何全身一轻,习惯性地抓起z的手往前走,z对打开的电梯门莫名地恐惧,脚下险些一绊,跨进了这界限。

门外,走过一个管理清洁的奶奶向y一笑。

y在电梯门闭合的瞬间好像看到外面有人,随后空间就封闭了。心脏突然狂跳两下,赶紧点了两下一楼楼层按钮。

缓缓下行。

“这次来是陪我女朋友”平静了会,y突然开口

“嗯”z没有太大反应“我知道的”

“那个,什么时候?还没有进展吗”y想起来以前的事

z摇了摇头  只是坚定地说  放心吧,没关系的

y刚想追问,电梯陡然急升。

周围场景开始变幻,红与黑交织纷呈。映出恐惧,y暗道不好,就在这一瞬之间

按钮上的光飞速跳动   11  12   13!

13?跳过去了,14 …… 还在上升!

y很恐惧,但一股力量把他压在电梯壁上,无力挣托。   “这是怎么回事,z!”他记得没有松过他的手,就在这一失神间手上突然没有了重量,就像失去记忆一样。

“z!”他惊慌 

他看向z  却发现  z的身上鬼气与妖气流转。身体浮空,白皙的脚尖轻点,眼眸倒映生死。下一秒她就将要消失,但是y抓不住。

血光升起     

紫华缭绕。

这一切一定是梦


原来是一场告别

静止   破碎

y最后醒了。

这只是一场梦,无论过程多离奇,事实始终是她的离开。


“你昨天又梦游啦”早晨  y被女朋友如此打趣道   “昨天你居然跑到了电梯门口,要不是搞清洁的阿姨晚上搞好起来才看到你……”


这篇写的也没什么意思,仅仅是记下来而已。

今天和喜欢的人聊了很多,很开心。


B

part1夺走。

当初

    那个男人这么说“我请你出来是想问她有什么爱好”

语气诚恳。

Y坐在他的对面,安静地切着牛排,手很稳。他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打算,就像一年前的自己。不可置否,在很多方面,坐在对面的这个男人都远胜于自己。

    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想起了这一句话。从前他也无数次凭这句话取得交锋上的主动,如今却要在他身上进行报复。

    果然异地恋什么的不靠谱啊。Y有些戚戚然

    咀嚼之后,Y张口似是说了什么。

    这次最喜欢的牛排居然感受到苦涩。

    那天说了什么,现在他也忘却了。没有一拳直接打在对方脸上的性格显得有些软弱。所以这些话忘了也罢。

    在当时,即使他有预感,也五次三番地提出最严肃的要求。但是没有用 猫都不是这么乖的。于是Y选择相信基础。

    但是他不知道,猫  是会跑的。

    结果

必然是被掠夺。

    Y开始后悔没有用最稳的手杀死一切。

最终也要开始习惯一个人

part2爬山 大概有这么一件事情

part3原点。

    

     在学校里漫步

     Y虽然想起很多往事,也有他不愿想起的。但总的来说心情还是十分愉快的,毕竟他很念旧很念旧。他知道今天很多人会来,有多年未见的恩师,也有当初一起走的同学,当然还有她。

    他不去想,却偏偏要看见。

     Y快速冲下楼梯,抢在她转上来之前逃离这个路口,甚至不想看清她的脸,而且,她旁边好像还有人。

    跑到办公室门口才停下,摇了摇头,调匀呼吸,这才伸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这边!Y。”Q第一时间就看到了Y,挥舞手臂轻喊。

    “好久不见”“你来了啊”…“女朋友呢”

    Y逐一点头示意,只是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嘴角一僵。

    “老师!”

    交谈甚欢。

    

     门再次被推开,又成为目光聚集地。

     Y抬头看去,是她。

     “那么即使是阴天都觉得刺眼啊…”Y心想。

     这回终于能看清她的脸了:刘海还是一如既往,可是眼睛感觉肿肿的,是不是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是喝了太多水,还有…后面那个男人,Y咬住了嘴唇。把目光压低 

    找个一个借口溜了出是非之地,Y选择再次逃避,这么久了,他还是一直,一直逃避。曾经像磁铁一样相互吸引,如今却是翻转了磁极。

    “Y!”她竟然追了出来,叫住他

     Y心中微微一惊,但仍然没有停,反而更快地往前走,留给别人背影应该看不出他的尴尬和无措。

    但速度并不快

    以前并肩走过很多路,如今路已断,前方看不到更多风景。

    她后面轻轻诉说、似乎近几年过的并不好的事实。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在缓缓叙述一个事实。Y的心被揭开旧伤刺了七零八落。这个语气就像当初Y对于很多事实的冷静分析。那段时间没有问句,只有陈述句。

    Y认为陈述句比反问更有力,反问未免幼稚。既然心里都明白,还要问什么,再证实一遍依然还是伤害啊。

   

     她说了很多,最后无法用言语表达,

     Y听了很久,最后不能用平静接受。

     于是他们接吻

     “你可以找我 那你决定了?”Y没有太多情绪。而是用很平常的语气说。

“他也快要来找你了吧。”

     路的尽头出现那个男人的身影,看来是想来寻自己的珍宝了呢。

A

这好像是小学的一个下午,感觉很平常的一个午后,阳光依然是那时的温暖,总之小Y当时是不会懂的。

小Y只是很清楚的记得这是小学的最后一天。

“啊…不知不觉又要结束这个学期了啊。”小Y脸上却挂满笑容,马上就是暑假,暑假可以两个月看着窗外的烈日窝在冷气房里玩。

可能因为Y的小初是连读的九年,九年,九年很漫长呢。为什么要担忧这两个月的分别呢?小Y这么无忧无虑地想着。

但他还是倚着门不肯走,他看着,目光锁在那个站在椅子扶着黑板努力擦到黑板最高的地方的那个女孩子M。Y已经多次表达了想帮她的意愿但都被她淡淡的拒绝了,Y无法,只能在门口等着她。教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原来乱七八糟的桌椅在这一天都被翻到了最整齐的状态,已经准备好迎接下一批调皮捣蛋的孩子们。Y找到M的座位,朝着那个熟悉的方向狡黠地眨眨眼,仿佛又想到了一些玩笑的事情。

夕阳下沉,阳光从黑板逐渐退幕,M的值日也到了尾声。Y倚在门框,身体却紧绷着。“为什么你还不失足跌落……”Y心中喃喃。眼神里是孩子那样的一点点喜欢,一点点慕。饶有趣味地看着看着M的手努力向上够着高处,脚尖微离开椅子面,这一个晃晃悠悠的午后。

碰碰。

M从椅子上跳下来,形似最活泼阳光少女,把Y惊醒。M右手一挽抹布,将其方方正正地叠在讲台角落。

“值日做好了啊!我要走了啊!”M的语气没有半点留恋,眼神也只是低着。这句仿佛和他们之间毫无关联的话语应该就是道别。

“噢…那我送你下去吧。”Y不知用什么理由挽留,其实他心里是想着一点点挽留的,毕竟他也觉得这一天不太寻常,但他并不知以后他和她越离越远、越离越远。

“M!跟我们走吧!”突然走廊腾腾腾跑来了不速之客,两个女孩子W和X要来劫走M。跟着来的还有Y的死党H

“喂!”Y一愣,立刻发出了强烈不满,但是三个女孩子已经追逐打闹下楼梯,Y喊着喊着发现已经看不见影子的时候,只好悻悻停下来,对着三四五六级往下悠闲蹦下来的H气恼地甩着书包。

“走啊去玩,不爽是要打一架么!。”H嘿嘿笑着,丝毫不理解Y的不满。

Y考虑了一会,觉得还是没事不和H打上一架的为好。“走吧走吧,又是暑假了哈。”

Y当时并不懂,这其中更能咀嚼的复杂情感。

“你不觉得那是一个很美好的下午吗?我只记那个下午,绕过我的阳光,很美啊。